那年代電視與幼稚園都不普及,我那些說台語的同學,乃至於表哥表姊,上小學之前,從來不知國語是什麼;要他們一入學就講國語,就跟講英語一樣,我很明瞭他們在求學過程中的挫折感。他們下課後只要一開口,就有同學可能去密告,然後要在司令台掛上「我要說國語」甚至「我是笨蛋」牌子(俗稱狗牌)罰站,累犯時還要半蹲舉椅子,更可怕的是被打耳光,或是「說一次罰一塊」,這些恐怖經驗,是我們這年紀的台灣人共同的經驗。

拜託一下楊實秋,不要只在談話性節目與臉書上鬼扯,請您比照我的辦法,剪幾個當年的報紙舉證一下,除了說台語(含客語)之外,到底有哪個小朋友在校內講中國其他各省方言被處罰的?也拜託其他腦殘的兩蔣粉絲們,若要挺送神掌,就不要再扯那些「奇美小護士」的鬼話,有證據,就直接拿出來。

美國的學校上課講英語,但絕不會有老師下課後去管你有沒有說英語。當年國民黨要推國語沒人反對,但為何要在中小學的校園裡打壓台語?為何要歧視說台語(或客語)的孩子?

公文上的官樣文房屋貸款章,也能否認事實,那麼歷史上也就沒有南京大屠殺,沒有228了,日本軍方與兩蔣公文上寫得多寬大啊?

你從公文上來看,戒嚴時代中學生就完全沒有髮禁,但活過那年代的人,包括楊實秋你自己在內,中學時不也是三分頭(女生則是西瓜皮)?所以按你的邏輯,公文上沒有就沒有,所以戒嚴時代中學生就沒有髮禁了嗎?

(三)這是鄉情版上有人回憶的:(1993年10月21日《聯合報》34版/鄉情 【陳招池】「告別的年代 說國語運動」)

台語(也含客語)在兩蔣與身邊鷹犬的高級外省人耳中,是個比狗叫還難聽的聲音,非禁絕不足以消其厭惡。1953年9月,台東縣富岡國校首任校長藍德和,因說方言被解職,改派湖南籍的鄧耀祖接任。在台灣不能說台灣方言,卻能說毛澤東的方言,這也是台灣的「反共」經典笑話之一。1963年1月11日,屏東縣內埔鄉鄉民代表聯名簽署罷免現任代表車貸會主席賴鄉春,四個理由之一的竟是「不懂國語」。

「我兩個兒女目前都在國民小學就讀,有一天我囑咐她倆不妨也學學台語,將來與台灣省同胞接觸往來,或問路、購買東西,也能應付自如,不致發生困難。不料小傢伙卻一臉苦相,回答說,『學校不准講台語,誰講台語被老師看到會受處罰。』類似這種矯枉過正的啟蒙教法,本人實不敢苟同。」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送神掌-凡-禁-過必留痕跡-管仁健-102205764.html

就拿戒嚴時代的髮禁做例子,明明中學生有髮禁,卻又偽作開明狀。1955年2月7日,教育部還以台(44)普字第022666號令核示「中等學校學生頭髮之長度及理髮式樣,毋須加以硬性規定,唯女生應禁止燙髮,男生理髮應禁止各種奇異之式樣。」這項命令曾載於1955年2月21日春字第38期省府公報。「關於中等學校學生頭髮長度及理髮式樣一案,省教育廳頃奉教育部核定,現已通飭全省中等學校遵照,並將該廳以前有關學生理髮之各項規定,即日起一律廢止。」

作者:管仁健(文史工作者)

針對楊實秋這種歪曲史實,至今不願承認國民黨(尤其是宋楚瑜)曾禁台語的謊言,我也不剪其他報紙,就只以泛藍的精神刊物《聯合報》為例,讓楊實秋看看當年說台語的小孩,是不是曾被國民黨迫害?

「小時候生長在農家,長輩幾乎都目不識丁。開口閉口全講台語,想要學習說國語,非常困難。一直到念了書,還有很多人常說台灣國語,當時老師要求很嚴格,規定在校園內不准說方言。學校到處貼著:『好學生不說方言』、『說國語人人有責』等標語,來提醒大家。我們常常在下課玩遊戲中,無意間會冒出幾句台語,同伴聽到,會警告說,要報告老師。如果很不巧被老師聽到,那就像抓到小偷一樣嚴重。會被叫到辦公室罰站,這是很丟人現眼的事。」

(一)這是新聞報導的:(1983年7月30日《聯合報》嘉義版15版)

「宋楚瑜主席上週宣布參選,宋主席或許過去有許多爭議,這大家都可以討論,但如同宋主席的參選廣告,有些泥巴不要強抹在他身上。過去兩蔣時期推行官方語言政策,在中華民國的公文上,並無『禁止台語』,而是『禁止方言』,這包含了當時外省各地方言。這議題後來遭有心人士操作成『禁止講台語』,要講『統治者的語言』。」

但是很多像楊實秋那樣,被兩蔣圈養在竹籬笆裡的網友,被洗腦教育洗到是非不分,至今就是不願承認當年國民黨曾打壓過台語,有很多說台語的小朋友被師長霸凌;以及有些說國語的小朋友,在校內被訓練成專門檢舉班上同學說台語的抓扒仔,這些人長大後會像馬英九那樣,跑去美國大學校園裡監控台籍同學,害得像陳文成等人返台後遭警總約談而冤死,一點也不讓人意外。

「嘉義縣水上鄉回歸國小校長趙震,在校內推行說國語運動,要求特定班級學生在胸前懸掛『請說國語』紙牌。縣議會副議長邱俊男、議員廖榮宗、蔡定國等認為方法是否妥當,值得商榷。」

新頭殼newtalk 2015.08.17 文/管仁健

(二)這是作家黃春明說的:(1991年1月11日《聯合晚負債整合報》15版/當代 【黃春明】「伊是故鄉話家」)

「政府遷台後,開始致力推行國語,本意雖佳、也確有需要,但執行的方法則嫌粗糙,所以到了地方單位的執行者手裡,會變得『雷厲風行』,竟出現學生說方言要『罰錢、跑操場、掛牌子』等引人反感的侵略性作法。這種為求效果、忽略尊重的國語政策,導致了年輕一代的『母語失憶症』,對鄉土文化產生疏離感,『失根的一代」於焉形成。」

1970年代小蔣剛掌握實權,台灣就面臨退出聯合國、尼克森總統訪「匪」與日「匪」建交的三大衝擊。當反攻大陸已證實是騙局,連老芋伯也都退伍結婚時,小蔣要維繫這樣一個世襲的殖民政權,對本地方言就不能再採用老蔣那種睜一眼閉一眼的紙上禁絕,中小學校園裡說台語的孩子開始被罰錢、挨打、罰跪、提水桶半蹲、掛「我要說國語」的狗牌,各種酷刑紛紛出現。

我是五年級前段班的外省人,學生時代不知因多少不同理由被處罰過,但卻從不曾因說台語被罰過。然而我沒被罰過,不代表其他人就沒有,這是基本常識。我們都共同走過那種說台語(或客語)要被罰錢、挨打、罰跪、提水桶半蹲、掛「我要說國語」狗牌的荒謬時代,當時國民黨與送神掌在新聞局與文工會任內,所謂的禁方言,說穿了就是要禁台語。這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廢話少說,胡忠信大哥上身,我先講結論:

(四)這是讀者投書的:(1990年1月15日《聯合報》27版/大家談 【鄭清和? 高雄左營】)

但政客要怎麼「舞」政治,捧誰的LP,那是你家的事,我也從不理會;可是要上節目替戒嚴時代的兩蔣鷹犬擦脂抹粉,最好先搞楚自己的歷史常識,以免自取其辱。例如2015年8月9日楊實秋在談話性節目《年代高峰會》與其臉書上說:



政客的唯一原則就是「有奶就是娘」,所以他們見鳥人說鳥話,見屁人說屁話,我聽了就像看到野狗拉屎,立即繞道而去。但吃國民黨奶水長大的政客,當了幾十年市議員,一落選就棄國民黨投奔柯P,如今宋神掌又從美國回來選台灣總統了,國民黨內的失意政客,聞到有票味又搶著搖尾乞憐去了,這種醜態百出的官場現形記,還真是罄竹難書。

(五)這一點最重要,那是馬英九自己說的(1998年11月16日《聯合晚報》2版/話題新聞「馬英九:說台語罰錢,當年事」,記者黃國樑、秦富珍/台北報導)

「對於台北市陳水扁藉接受美國新聞周刊訪問內容,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馬英九回應表示,他在當學生與服役時,有人確實因說台語被罰錢,他這個年齡個人信貸的人大家都經歷過,目前已近21世紀,陳水扁不應一直停留在悲情當中。」

送神掌,凡「禁」過必留痕跡(管仁健)

1997年綁架藝人白冰冰的獨生女白曉燕,連續殺人的頭號要犯陳進興,出身貧窮家庭,小學時因為不習慣講國語,在學校下課時常說台語,1次罰1元,累積到了100多元時,級任導師跑到他家催討,他家當然繳不起,等老師一走,母親的同居人便把陳進興毒打一頓。陳進興冷酷殺人,當然罪無可宥,但當年荒謬的語言政策,又有誰還有興趣去深思呢?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

貸款

913C636E9888EEA7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國外念書貸款

b37xh51hx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